d-cage

:: freedom :: is an abstract that only exists in the imagination

4.09.2005

歴史/民族/平等/和平 ﹣如何取得平行?

近日北京的抗日運動,真令人擔心。

歴史教育,民族主義,民心,到底應該怎樣做才能達到平行?

德國:歴史教育完善,永遠抱著一個不可遺忘的教育宗旨,民心卻抱著罪人的負擔。
日本:想擺脫歴史來個新開始,被各界責備要對中韓道歉,民心對這壓迫都累了。人民抱著「這都是過去政府的錯,為何要我們現代人來負荷?」的態度。

民族主義如果侵略到其他民族的人權,自由,存在等,在今時今日的世界簡直是一個負累。
民族主義如果是維護自己民族的人權,自由,存在等,在任何情況下也值得保留。
「民族主義」這概念是否應該來一次 re-definition 呢?

侵犯人權,自由,存在,其實在不同層面下每天都不斷在發生,只要有一方面的勢力比較大。
勢力的存在是無法擺脫。那麼了解和認識不就是最好解決的渠道嗎?
開始明白John Lennon/Ono Yoko 當年在床上的campaign,"make love, not war"的意義是什麼。
其實,男女之間的愛也存在著勢力鬥掙。如果男女之間能於愛而得到平行,同樣道理也能於其他制度下成立罷?
這是太理想的想法。

其實,16-18世紀在歐洲也不斷發生戰爭,侵略其他國家的事件,死傷及後患也不少。
到底什麼地方出錯了?

愚痴的白晝夢話
"Love is real, real is love ... Love is free, free is love, Love is living, living love, Love is needing to be loved"♪

1 Comments:

At 9:46 AM, Blogger Duke of Aberdeen said...

大概任何東西變成了某某主義便出問題。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